笔趣阁 > 穿越小道主 > 第138章 选择

  临走时,浪兄给了韩纷一块令牌,危急时刻捏碎令牌会出手帮助他一次,但这次机会不能用在韩纷和他体内魔种有关的事情上。
  其他人则没有什么表示,如果把几人分成两个阵营的话,浪兄是支持韩纷一派的人,而剑老就是不支持韩纷一派的,至于其他人还保持着待定。
  送韩纷回来的是韩老夫子,到太古西镇后,韩老夫子拍了拍韩纷的肩膀,本来想说些什么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最后留给韩纷的只有一个慈祥的笑容。
  重新回到太古西镇,韩纷第一时间就是回到客栈,小和尚刚刚和她师傅联络完,她询问了关于韩纷体内魔种的事情,她虽然不是冥域之人,但从师傅的口中对冥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,她师傅对于魔种的事情也不知晓。
  前脚将传音符收进锦囊,后脚韩纷兴冲冲走进来。
  “若云!”韩纷满怀期待,他发现自己特别希望和小和尚的每一次见面。
  “你回来了。”若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  韩纷敏感地注意到若云的笑容有些牵强,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,两人面对面坐着,一时间气氛陷入沉默。
  “你……”良久,韩纷开口,却不知要说些什么。
  “韩大哥,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你也一样,虽然你身上有魔种,但我明白,你终究是正派之人,你知道的,正邪殊途,只希望我们下一次见面,别是敌人。”这几天谢若云想了很多,终是做了决定。
  韩纷这一次没有急着反驳,他低着头,除了沉默还是沉默。
  他突然意识到也许两人真的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每天在一起,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,况且韩纷去往中洲那是关乎他未来的大事,不论是友情或是爱情什么的,总要经历离别。
  韩纷对于正邪没有那么大的执念,他觉得两人就算下次见面已经是分属敌对阵营,也未必就一定要刀剑相向。
  “我中了魔种,得去中洲解决,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。”人总要为自己考虑,这话说出口是出于自私还是理智,韩纷并不清楚。
  他不明白向小和尚这般干净单纯的人为什么会陷入魔道,想起边境历练时小和尚大杀四方的凶残模样,难道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么?
  “韩大哥,我送你吧。”小和尚的声音将韩纷拉回现实,他点了点头,先一步转身走出房门。
  “韩大哥,你的剑。”小和尚抱着寒芒叫住他。
  韩纷一直把寒芒背在背上,他之所以不放进锦囊中,是因为他总觉得剑是一个活着的生命,对待生命不应像对待死物一般,因此宁愿一直背着。
  昨日因为有小和尚在客栈,他就随手放下,刚才走得急,忘了拿。
  “送给你了,我本来也不练剑,背着也不过是个摆设。”韩纷笑道。
  谢若云本想拒绝,转念一想,起码留下一个韩大哥的物件,也算是留了一个念想,于是小心翼翼将寒芒收好。
  “韩大哥,如果说,我说如果,如果你被魔种侵蚀了,你要怎么选择?做一个彻底的魔道中人,还是……”小和尚问道。
  “不知道,有些事情只有发生了才做的出抉择。”韩纷摇摇头。
  “对了,你这次来太古西镇,是有什么秘密任务么?”韩纷问道。
  “这可是大机密。”谢若云吐了吐舌头,将这个问题糊弄了过去。
  前段时间刚听说冥域打通了一条新的空间通道,还在稳定的阶段,这一次小和尚出现在台太古镇,稍稍思考一下就知道小和尚的目标是传送阵。
  韩纷没有继续追问,他本身并不想去干涉这些事情,哪怕到时候冥域真的入侵纵横域了,也是到时候的事情。
  再说了,天下苍生什么的,和他有什么关系?
  送至镇口,两人不约而同停下脚步。
  “保重,韩大哥。”谢若云抱拳,一副江湖人士的作态。
  “保重,谢若云。”韩纷点点头,转身毅然离开,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,可他就连脸上该表露什么样的表情都不知,就更别谈说话了。
  谢若云心里陡然一痛,韩纷叫的是全名,这份疏远是否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?他如何不想和韩大哥呆在一起,只是现实就残酷地摆在眼前。
  哪怕已经是凡人眼中无所不能的神仙,也有不得不做和不得不面对的无奈。
  “小和尚已经死了,你是谢若云。”已经走出千米之外,韩纷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  韩老夫子回到大殿,几人正在讨论韩纷。
  “此子对于善恶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,极有可能陷入魔道。”剑老冷哼道,他是个直来直去的人,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不好,韩纷给他的感觉就是虚伪圆滑。
  “未必,善恶本就难以分辨,他只是一个准确的标准而已,但这不能说他不善。”浪兄反驳道。
  “哼!”剑老冷哼一声,虽然没有再继续争论,但态度已经非常坚决明显。
  “夕阳姑娘,你怎么看?”浪兄在面对夕阳时俨然换上一脸笑意。
  “不好说,还得再看看。”夕阳皱了皱眉,韩纷的言论让人很难琢磨,可以是很有深度,也可以理解成是圆滑,还可以说是废话,至于到底怎么定性,这就要看他最后成为哪一种人。
  随后浪兄又问了老酒鬼,老酒鬼瞥了眼浪兄,说了句不知道,浪兄尴尬地摸了摸头,这还真是他一贯以来的作风。
  扫了圈在场的所有人,浪兄看到白仙子,突然神色一喜,他满怀期待地看着白仙子,等待着她的回应。
  “我和他有些私交,对于他的性格不敢说了解透彻,但大致有个基本的判断,我相信他会向善,所以我看好韩纷。”说罢,白仙子冲浪兄眨眨眼睛。
  浪兄就差没放声大笑,给白仙子比了大拇指。
  “那空明前辈你呢?”浪兄又问。
  浪兄的实力虽然强过空明老人,但空明老人的年龄已经能给他当太爷爷,对于前辈浪兄一直都保持尊敬,不论实力。
  “我与夕阳姑娘的想法是一致的,路遥知马力啊。”空明老人缓缓道来。
  “路遥知马力……不错,我们便保持耐心,且看看韩纷会是哪般模样。”韩老夫子做出总结,也意味着关于韩纷的这一话题告一段落。
  “韩老夫子,你呢?”浪兄凑在老韩耳边稍稍问道,对于他的这种幼稚行为,大家早已司空见惯,在场的都是九境的大能,悄悄话在他们听来和正常说话根本没什么两样。
  “我啊,我支持他。”韩老夫子也同样悄悄地回应。
  听到韩老夫子的话,大家都将目光转来,向来稳重的韩老夫子怎会这么早就下结论?
  “为什么?”浪兄问出了大家心中共同的疑问。
  “因为他是我儒教弟子啊,我这个儒教的太上长老,不护着自教的弟子……”说到这韩老夫子故意顿了顿。
  “护谁?”
  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