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史上最强炼气士 > 第一百零五章 错觉
京霄城下地京城,这里是京霄城平民生活的地方,这里一片其乐融融,妖族子民一片和谐。
  不过今天这里可不太和谐,首先是计鲲驾崩的消息传来,这是举国哀悼的消息,没有计鲲哪有他们现在的生活,所有民众自然是痛心疾首。
  其次便是京霄城刚刚放出的震撼讯息,杀死计鲲的竟然是大皇子计淼,一张张通缉令在短短半个时辰内便已遍布整个地京城。
  周边城池同样贴满了计淼的画像,不仅如此,在计淼画像的两边还有两张画像,正是带着黑色面具的陆扬风和李承巳,这两张画像是以帮凶的身份告示的。
  “大殿下,他……他怎么会做这种事呢?应该不可能啊!”
  “是啊,前些日子他还自己出资在城里建了几座保障住房呢。”
  “哎,这谁能知道呢,知人知面不知心,说不准这都是他做的表面工作呢?”
  一条条流言蜚语各种议论早已遍布整个地京城的大街小巷,不过这种上层社会的事情,最多也只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聊天的话题罢了,他们并不能做什么,更不可能改变计淼已成通缉犯的事实。
  此刻地京城灵佛寺内的一间密室内,小梦灵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无助的看着四周冰冷的墙壁。
 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眼泪,可是她也知道,不论流多少眼泪都是于事无补的。
  在这里已经待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她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办法,但她仅仅才六岁,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能离开这里。
  虽然她的身上有一些神奇的能力,但这些能力完全没有被开发出来,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,等待命运给她怎样的审判。
  石门骤然被打开,她看到了那个恶魔,计龙那张恶魔一样的脸让她心生畏惧,在计龙身后还有好几个妖皇跟随。
  “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先把她转移去附近的分舵,等我登基之后再接她。”计龙冲身边的妖皇吩咐道。
  “是,殿下。”
  “为避免节外生枝,把这个给她戴上。”
  计龙拿出了一条丝巾,身边的妖皇将丝巾围在赵梦灵的头上,所有人便发现赵梦灵的气息完全变了。
  完全变成了一个普通女孩,这条丝巾竟能将她身上的气息完全屏蔽掉,不仅如何,通过这丝巾,他们看到的是另一个人的模样。
  这条丝巾上似有某种幻阵能让人产生幻觉。
  计龙说道:“去吧,记住不要和人起冲突,她的重要性不用我再强调吧。”
  “殿下放心,豁出我们的性命也一定安全把她送到分舵。”几名妖皇告别计龙之后便带着赵梦灵走出了灵佛寺。
  现在的赵梦灵学乖巧了,刚开始她总是反抗,迎来的是这些人无情的巴掌和拳头,现在她乖巧了许多,这些人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去找一个小女孩的麻烦,更主要的是她知道了自己是非常重要的。
  当她走出灵佛寺的时候,她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,只不过她现在非常懊恼的是自己不能说话。
  由于她之前的不乖巧导致这些人封住了她说话的能力,不过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也是不错的,起码出来之后她逃走的机率可比在小黑屋里大多了。
  为避免引起他人的疑心,三名巅峰渡劫期的妖皇选择了走出城外,等出了城外之后他们再加快速度。
  放在街道上,他们几个人不过是众多妖族中不起眼的几个绝色而已,没有任何人会关注到他们,甚至时不时还会有人投来厌恶的目光。
  因为赵梦灵戴着的那个头巾,每个人看到赵梦灵都是不一样的,但他们看到的却都有一个共同点。
  跟在这三个男子身旁的是个女人,而且还是个丑陋的女人。
  赵梦灵不断四处观察,约莫盏茶的时间之后,赵梦灵陡然瞪大眼睛,她在这里看到了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男子。
  戴面具本来没什么稀奇的,可是赵梦灵天生似乎就有某些奇异的能力,她透过那张白色面具竟看到了后面的脸,那不正是自己哥哥赵帅的师兄吗?
  在赵府的时候陆扬风假装成了赵帅的师兄便于行事,直指赵梦灵母女被抓之后她都还不知道这件事。
  赵梦灵惊喜的快要跳了起来,她想叫出声,想呐喊出来,可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她想要挣脱这三个妖皇的束缚,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挣脱不了,在外人看来,赵梦灵根本什么都没做,反而只是和其中一名妖皇更靠近了几分,在陆扬风看来也同样如此,虽然他有鬼眼可以看到本相,可无缘无故他打开自己的鬼眼做什么?
  没有打开鬼眼,但陆扬风依旧是突然停在了原地。
  就在赵梦灵经过他的那一瞬间,他竟陡然感觉到储物戒指中的混沌石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声音。
  勾陈给他混沌石就是为了能找到东皇钟的碎片,混沌石一旦有反应,说明碎片离他不远。
  可混沌石只反应了一下,当他将其拿出来的时候,混沌石依旧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没有丝毫的反应。
  “难道是我的错觉?”
  陆扬风站在原地摇了摇头,可能真的是想救赵梦灵的愿望太强烈,导致自己出现了一丝幻觉吧,所以陆扬风鬼使神差的没有多做停留。
  身后的赵梦灵急的快要哭了出来,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陆扬风和自己擦肩而过。
  见到陆扬风停下来,他更是扭头嘶吼叫喊,可是陆扬风的背影却已离她越来越远,直至彻底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中。
  在赵梦灵又一次绝望之中,他们一行四人终于走出了地京城。
  赵梦灵嚎啕大哭,眼泪如连着串儿的珍珠不断从他脸上掉落下来。
  眼看身边有一个人能出手相救,但他却根本没发现自己的存在,这种感觉的确是叫人心碎。
  走出城外,三名妖皇陡然加速,他们带着赵梦灵化为了四道流光直奔天际而去,只要出了城门,他们便认为彻底安全了。
  毕竟这妖族大地上每天来回飞驰的人实在太多了,谁又会注意到他们这几个呢?
  可偏偏就有人注意到了,半柱香的时间过后,前方陡然出现了一道黑袍身影,他站在空中拦住了所有人的去路。
  “放下她,你们走。”
  沙哑而阴森的声音传来,就好像透过干枯的老树皮发出来的音调,听着叫人不寒而栗,就连他们三个妖皇都感觉到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  “找死的东西,看你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  一名妖皇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去,身后巨大的本体法相出现,带着恐怖的威压朝那黑影镇压了下去。
  黑袍身影并没有做出什么夸张的动作,他仅仅只是抬了抬头,然后就见四周黑气环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脑袋,脑袋张开了血盆大嘴朝前撕咬了过去。
  撕咬的不仅仅是冲击而来的本体法相,连这妖皇的本体都一并吞了进去。
  骷髅脑袋‘嘎嘣嘎嘣’的嚼了几下,伴随着还有妖皇的惨叫声传来,然后这气势滔天的妖皇便已魂归西天。
  “怎么可能,你是什么人?”
  剩下的两名妖皇目露震骇,如此轻易击杀一名妖皇,此人至少也是妖尊级别的人物,而对方明显是冲着赵梦灵来的,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是三皇子的人,既然知道自己是三皇子的人,此人还敢如此嚣张?
  “我是那种你不听话,就要吃了你的人。”
  黑袍身影如鬼魅来到他们跟前,一名妖皇惊怒道,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什么人,敢和三皇子作对?”
  “我刚刚不都说了吗?”
  黑袍人凑近到两个妖皇跟前,然后他们便看到了那黑袍中惨白的脸,不,不应该是说是惨白的脸,应该说一个惨白的骷髅头。
  骷髅头凹陷进去的眼眶中正冒着绿油油的火焰,即便是这光天白日也煞是狰狞可怖。
  “你……竟然是你,你……”
  话没说完,黑袍人身后巨大的骷髅脑袋直接将这两名妖皇和赵梦灵吞了进去,惨叫声不断传来,然后这三个妖皇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已从世界上彻底消失。
  黑袍人在空中化为了一道黑雾,将赵梦灵卷起从这天地消失无踪,唯一留下的就只有一根根血淋淋的白骨从天上掉落到了地面。
  话说换了张白色面具的陆扬风走进了灵佛寺,对他来讲已经不需要在这里讲什么律法行规了,他直接找到这寺庙的主持。
  “那个小女孩呢,在什么地方?”
  “什……什么小女孩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只知道你强闯灵佛寺,你犯了砍头的大罪。”
  年老的主持双手合十不断默念的佛经,看来学佛学的已经有些走火入魔了。
  陆扬风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说道:“别给我装蒜,不把她交出来,你这灵佛寺,我一个不留。”
  一股血腥的嗜杀之气喷发而出,主持和四周僧人只觉陆扬风变成了一头苏醒的恶魔,这头恶魔足以将整个灵佛寺吞下肚子里去。
  “我……我知道……”一个小僧人满眼无惧的盯着陆扬风说道。
  “你知道什么,说吧。”陆扬风说道。
  “我说了,你要放了我们方丈主持。”小僧人说道。
  “你说了,我会放了他。”陆扬风说。
  “小混蛋,你住口,不能说。”方丈骤然开口,但迎来的是陆扬风无情的一掌,老方丈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  陆扬风这才看向小僧人说道,“你说吧。”
  “有三个妖皇在一个时辰前带走了那个小女孩,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灵佛寺,离开了地京城。”小僧人说道。
  “什么?!”
  煞气逼临,震的方丈倒飞而去,陆扬风的速度不算慢,但想不到还是来晚了一步,他主要需要把大皇子和李承巳安顿好,这就在中途耽误了不少时间,现在他们三个可都是大妖国的通缉犯,他不得不慎重做事。
  “他们把人带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陆扬风盯着满口喷血的老方丈问道。
  “你想知道,你……你就去问三皇子好了,有胆的你去问他。”老方丈说道。
  “很好,我正好想去见见他。”话音落下,陆扬风的右手瞬间洞穿了这老方丈的心脏,鲜血撒了小僧人一身。
  小僧人嚎啕大哭,“你……你说过你会放了老方丈的,你不讲信用。”
  陆扬风蹲下来拍了拍小僧人的肩膀说道:“我教你的人生第一课,千万不要相信陌生人说的话。”
  陆扬风如风一般冲出了灵佛寺外,在这里,上百名妖尊和妖皇已将灵佛寺围的水泄不通。
  其中古千秋、那四个狼妖尊他们统统都在其中,但陆扬风却没看到鬼臣的脸。
  三皇子计龙站在中间冷声道:“就知道你来历不明图谋不轨,想不到你也是我大哥那个叛徒的人,说,你把他藏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  陆扬风说道:“叛徒这二字可不是能随便说出口的,更何况还是你大哥,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,你凭什么说他是叛徒?”
  灵佛寺聚集了上万人,再加上四周看热闹的百姓络绎不绝直奔此地而来,陆扬风觉得这正是给计淼造势的好机会。
  此事既然已经掺和进来了,陆扬风当然就得一管到底,更何况还涉及到赵梦灵。
  陆扬风的问题当然也是整个京霄城内外所有人的疑问,计淼纵然有错,但也应该不是那种会弑君弑父的人啊,计龙当然需要给整个大妖国一个交代,陆扬风这一问等于是在用整个大妖国去质问计龙。
  但计龙并不慌张,他说道:“我当然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才去下的通缉令。”
  陆扬风问道:“证据呢,可否出示给所有人看看?”
  计龙冷声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?你说要看本皇子就得给你看吗?”
  陆扬风忽然笑了,他转头看向身后的人山人海,然后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说道,“不是我要看,而是整个大妖国要看,大妖国的子民需要你给一个交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