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千劫主 > 第1957章 自裁谢罪
离衍宫主大惊失色,他知道辜雀很强,混沌之道高深莫测,但却没想到竟然已经摸到的九五至尊的门槛。
  九五至尊门槛是什么境界?很难有人给出一个回答,但他却很清楚,彻底绝望状态下的白起,靠着绝世武魂的华夏军队的意志加持,就能摸到那一道门槛。
  那个状态下的白起,九五至尊之下绝无敌手。
  现在又多了一个辜雀了,区区一万多岁,人杰啊。
  他双手朝天一摘,拉下一面规则天瀑,将辜雀的混沌之气挡住。
  “辜雀,你本是万古之天才,何必要做大千寰宇的叛徒!这种时候还想着什么私仇,若你能打败永恒文明,我离衍之头,任尔来取。”
  他的声音传遍了寰宇,诸天万界的百姓皆能听到。
  只是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。
  辜雀要杀离衍宫主,与天下何干?
  但辜雀只是提着手中的石刀,淡淡道:“所有人很快会明白,这一片世界不属于弱水河,也不属于娲皇和华夏,更不属于帝释天。这枯寂纪元,是我辜雀的纪元。”
  “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,至少不是很弱,我辜雀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也很想试一试全力出手的战力到底有多强,接刀吧!”
  辜雀手中的石刀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金芒,他仰天长啸,万界诸天的九彩之光忽然蓄积起来,整个寰宇的元都在涌动,化作一条条翻滚的巨河,滔滔不绝席卷在虚空。
  混沌之气,到处都是混沌之气,融合在元之中,融合在九彩之光中,然后全部灌注进辜雀的石刀。
  石刀终于破碎了,化作了齑粉,但光明却更加璀璨。
  辜雀的气势不断攀升,达到了一个极致,这一刻,诸天万界各大强者的目光都朝这边看来。
  “辜雀...”
  白起眉头皱起,缓缓闭眼。
  “哈哈哈哈!死到临头了还在互相残杀,你们大千寰宇当真可笑。”
  “死之前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人之常情嘛。”
  永恒文明的强者大笑出声,帝释天几乎力竭了,他已经快顶不住这么多九五至尊的围攻了。哪怕他是枯寂纪元末期诞生的九五至尊,哪怕他强悍到极致,却终究无法挡住这么多九五至尊的围攻。
  镇界灵柩棺在颤抖,两位混元大罗至尊疯狂轰击着它,每一次轰击,都能使它所散发的黑暗规则崩碎大片。
  娲皇至尊的确很强,比这五个永恒文明的混元大罗至尊强了很多很多,但面对两位混元大罗至尊,娲皇却始终无法将他们斩杀。
  镇界灵柩棺,撑不住太久了。
  “可惜,这不是一件杀伐之器。”
  五大末世轮盘之中,那永恒文明的混元大罗至尊浑身破碎,奄奄一息,但却是轻轻笑着。
  “它很强,强得我几乎没有反抗之力,或许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道祖鸿钧的伟大,但这毕竟是头发,还不能杀我。”
  他看着前方脸色苍白的传灯殿主,道:“你们大千,终究是难逃灭亡之祸。”
  “受死吧,离衍。”
  辜雀怒吼的声音足以让大千寰宇每一个灵魂听到,他一刀终于斩出,像是把整个世界捅了一个通透。
  无尽的混沌之力爆发,每一寸天地都是恐怖的刀光,密集的规则淹没过去,死亡、诞生、轮回在不断交替。
  “呃啊!”
  离衍宫主化作了一个白色的太阳,可怕的规则被这些刀芒一点一点吞噬。
  他满头大汗,唇色发白,却终究是顶不住辜雀的这一刀,整个身体被直接绞碎。
  灵魂虚弱不堪,重新凝聚身体,却是瘫在虚空动也动不了了。
  他和辜雀,已经不是一个档次了。
  “哈哈,哈哈哈哈!”
  他惨然笑出了声,却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,老泪纵横,泪流满面。
  辜雀只是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,便直接朝天行僧人而去了。
  这两个罪魁祸首,一个都不能少。
  “辜雀,你到底也还要干什么!你这难道真的要叛界!”
  天行僧人也是一片痛苦之色,提着上苍之戟道:“你镇界灵柩棺都不在,如何杀我!”
  辜雀道:“还是把你的上苍之戟用来封印战斗余波吧,这样你至少可以为这场战斗尽一点力,祭出来对付我辜雀又什么意义呢?我辜雀能调动的至尊之器,难道比你更少吗?”
  这一番话说得天行僧人脸色惨白,他当然知道辜雀的话是对的,至尊之器,辜雀是真的不缺。
  “那我就遂了你辜雀的愿,反正大伙儿都是死,前后最多几天的差别而已。”
  辜雀轻轻一笑,一刀便朝天行僧人斩去。
  快如残影,动如界碎。
  茫茫混沌,天地元来。
  天行僧人一退再退,最终跪在了地上,大道崩碎,没了任何力量。
  他惨然一笑,道:“好一个神雀大帝,一刀超凡入圣,几近九五至尊,我败得心服口服。”
  辜雀提着他来到离衍宫主身旁,大手一挥,无尽的混沌之气涌遍宇宙每一处,光芒照亮黑暗,万界百姓抬头,都可以看到这边的场景。
  “这两人分别是离衍联盟的盟主离衍、副盟主天行僧人,这一万多年来的种种厄难,他们乃是罪魁祸首。”
  辜雀缓缓一笑,道:“离衍,我还是那句话,你们自裁谢罪,我给这片天地希望。”
  离衍宫主口中鲜血不止,喃喃道:“我万万没想到啊,我也有今天,哈哈,辜雀你要杀就杀,何必还这么多废话!”
  天行僧人道:“不错,现在侮辱我们,有什么意义?”
  辜雀摇了摇头道:“你们错了,我辜雀也算是自傲之人,没必要骗你们这种手下败将。”
  这句话说得倒也没错,天行僧人两个对视一眼,眉头紧皱。
  辜雀道:“你们看看这天下吧,这大千寰宇,何等的残破,何等的凋零。”
  “再看看这些百姓吧,哪里还有半分为人的样子,他们的灵魂都失去了希望。”
  “这一切真的和你们没关系吗?你们就那么正气凛然的以为自己在拯救世界吗?为了永恒之舟,对么?”
  辜雀收起了手中的刀,轻声道:“我辜雀可以拯救一切,你们信不信?”
  离衍宫主终于抬起了头,眼中是莫名的炙热。
  “你真的有办法?”
  辜雀道:“我有,但你们看不到了。”
  “唉...”
  天行僧人摇头一叹,看着这残破的天地,忽然大吼道:“为了什么!为了什么!谁对谁错!谁说得清!”
  他一掌伸出,直接拍在了自己的额头,身死道消。
  “哈哈哈哈!”
  离衍宫主惨笑出声,大声道:“罢了,罢了,千古多少事,若无未来,一切又有什么关系,若有未来,我遗臭万年又如何!”
  于是,这位震撼千古的枭雄,也终于倒下。